新知识分子

如如何的网志 | WakeMan's blog

谈新闻公正
几年前《焦点访谈》开播,人们说中国出了个”焦青天“,听在耳中,感到很不是滋味。一个记者的职责和道德准线不是要他做一个法官,而是要把事实真相传递给公众。记者实现实现声张正义的社会理想是好的,也有必要那样做,不过其行为必须限定在一个messager的层次,不应超越到一个审视者的位置。一个人总会有自己想法,见解,把想法和理由告诉他人是无可厚非的,然而记者的话语权是社会给的,在舆论上处于强势地位,为限制权力的滥用,记者的报道应该是客观,客观,再客观。当然落实到具体行为上,就如李希光教授所言,就是要描写,描写,再描写。用细节和当事人的直接引语代替记者本人看似有力的苍白议论,用所见所闻代替所思所想。

新闻的主要职责是什么呢?用西方的理论来讲,就是让舒服的人不舒服,让痛苦的人得到心灵上的慰藉。媒体在一个问题上可以有多种立场,不同的立场意味着不同的报告方式,风格和内容的取舍。在这里,我们特别强调的是站在弱势群体的立场来对待。这不是讨好你的受众(呆会我会给出理由),弱势群体在社会中的声音是最微弱的,强势群体不需要媒体帮他说话,他们表达意见的方式是比较广泛的,而弱势群体不同,他们有愿望要表达时靠自己的力量是办不到的,不像是以前,大家站在一个广场上扯着嗓门喊,大家的影响力都差不多。如今媒体发达了,个人的声音变的微不足道。新闻媒体要起到一个社会安全阀的作用,对弱势群体进行疏导,将他们的一些不满以平静的方式释放出来,维护社会的稳定,保证社会的发展。所以最重要的是给农民工,下岗工人,农民等阶层的人一个说话的平台,让他们尽情的说。可我们的有些媒体不这么着,他们总喜欢找一些相关的专家,学者或者是记者本人来发一通议论,也许看起来不错,说的也好,可是丝毫没有用,没有经历过那种苦难的人说出来的话不能代表那一部分人的想法,可能一些知识分子,官员觉得报纸上说的很好,实际上没有效用,弱势群体没有亲口表达出其自身的利益。当然还有些新闻就喜欢说什么领导给下岗女工送米送面,都啥年代了,太老套了吧。如今新闻自由的状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表明了国家广开言路的决心,可翻开我们的报纸,看看有多少是农民专版,有多少是工人专版,没有。按理说,中国光农民就有近十亿,是一个庞大的市场,为什么报纸不愿涉足呢?理由很简单,看报纸的农民少之又少,再者说报纸才赚几个钱,农民人数众多,购买力极小,如果一份报纸的受众全是农民,广告商肯定是不会买帐的,以前报纸是国家的,受政府控制,而如今国家放开手,媒体必然要找广告商的支持。因此现如今的报纸定版基本上也是看广告需求,谈不上替哪个群体说话了。记者在这种情形下,如果不是依据事实说话,仅仅是想当然,空发个人意见,是极为危险的。因为记者本人的利益是维系在报社盈利的基础上,而报社要盈利靠的是房产广告,金融广告等等。记者的想法就会和社会中最需要表达愿望的那一部分群体产生了天然的隔膜,你真的能代表他们说话吗?

此外,记者在选取事实的过程中同样要慎而又慎,个人的喜好,偏见必须屏弃,一定要想清楚自己是不是无意中伤害了他人,使自己获益。半岛电视台的经验值得借鉴的就是,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会提供争论双方的意见,同时保证给双方均等的机会,也就是不能一边是10个人在支持,而另一边只有1个人。要充分相信老百姓的判断力,把事实摆放出来给他们自己判断。记者是一个崇高的职业,就崇高在记者有济世之心,但不会超越职责行事。而中国的电视台是什么呢,通常把采访叫暴光,什么是暴光?把不好的东西给拍出来就是暴光了。所以老百姓对于一些栏目也都定性的理解为暴光,记者带着摄象机把内容一拍,在电视台一播,有些主持人还说,我什么议论都没有,你怎么说我不公正。废话,你拿着摄象机光拍垃圾,花花草草一概不论,还不是误导观众啊。用事实说假话是最危险和有效的,是蒙蔽大众的最恶劣的手法,是新闻公正的最大仇敌。可是说,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妖魔化一般都是这样实现的。

也不是所有的媒体都是如此,有些媒体逃逸出新闻的敏感区域,新兴的一些报纸,杂志一般都是如此,我们称之为软性媒介。这些媒体讨论的话题局限在娱乐,文化等领域,还有一些低级趣味的内容包孕其中。媒体是实现社会民主化的一个有力工具,而最初的民主是什么?在古罗马,公民和奴隶的最大区别不是在是否劳动上,主要是公民有参与社会活动的权利。而今天,人民可能逐渐远离了大众生活,许多人的愿望是赚钱,买房,最后可以一家人免受外界的影响生活,拥有独立的生活空间。有些人对NBA,明星演唱会的关注远远超出对其辖区领导的关注,这些东西在我看来恰恰是大众的毒药,是麻醉剂,是不能够帮助民众解决实际问题的。媒体争相报道这些内容甚至去炒做,完全放弃一个新闻人对于社会的责任,是对新闻神圣性的玷污。

新闻公正不是简单的靠热情和真心就可以达到的,记者在接受社会所赋予的权力之时,万万不可以忘记职责所在,不能忘记作为新闻工作的良知和道德准则。一边是安逸的生活,一边是痛苦的思索,坚受公正可能对记者本身毫不益处,然而,我们的社会将感激你所做的一切!


(读李希光《媒体的畸变》后作)


本文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veryhd.com/blog/trackback.php?id=159
发表于 2005-05-29 16:56:53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news

contact me

  • 除非特别声明,本站采用Creative Commons License许可:署名,非商业。
  • 引用记录

    导航

    文章

    收藏

    相册

    相关链接

    sayings

    others